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三日鶴】三日月!我們說好一起睡的是同一間房,不是同一張床!

「 …嗚。」

 寒冬的清晨還蒙著一片灰黑,泛著一絲絲的寒意。

 鶴丸睡醒想翻個身,朦朧之間感受到一股熱切的視線投在自己身上,鶴丸眨了眨眼睜開一看,一個放大了好幾倍的精緻臉孔映入眼簾,對方臉上還勾著不難察覺的微笑。

 「哇啊!」

 瞬間清醒過來的鶴丸低呼了一聲,下意識拉著被子就往後退。

 「鶴,別把被子都拉走了。」

寒冷的空氣趁著空隙侵襲全身,三日月立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了,還攬在對方腰上的手隨即連人帶被的給撈了回來,雙手重新扣緊腰部,不容許對方逃離似地固定在懷裡。

「早安啊,鶴。」        

「哈哈哈,還真是給了我一個好大的驚喜啊,三日月。」

鶴丸被迫與三日月正視,一覺醒來發現有人不曉得何時鑽進了自己的被窩,而那人還正傻笑著看著自己睡覺,想來這可還真是挑戰他鶴丸國永的驚嚇承受度,不過要是這種程度的驚嚇就能把他給嚇壞的話,那還真是對不起他鶴丸國永信奉「驚嚇是必要的」的人生態度了。

然而以人類的姿態剛醒來時四肢還沒什麼力氣,居然就這麼輕易地被三日月那個老頭子給抱住,似乎還有反客為主的不良企圖,明明兩人的基本能力數值不相上下,卻造成了現下如此的窘境,難道這就是四花刀與五花刀的差別嗎?

 就這麼落了下風讓鶴丸有些不甘心,但他畢竟也是歷經了千年風雨的老刀,雖然可惜沒能有機會拿支麥克筆替號稱天下五劍之中最美的三日月畫個大鬍子,不過鶴丸的小心思快速地轉了一轉,順著三日月抱著他的姿勢,雙手悄悄地伸向了對方,十隻手指對著胳肢窩就展開一陣猛烈攻擊。

 「哇!哈哈哈哈。嚇到了嗎?」

鶴丸秉著他對人體的敏感部位的了解,使出了渾身解數上上下下地搔著,撓撓胳肢窩,抓抓腰部,這對於本丸裡的不少人可是相當有用的呢。

「嘛、沒想到鶴的搔癢功力這麼好,後背也再多抓一點。」

三日月一開始確實有被鶴丸的突如其來的行徑給嚇了一小跳,不過鶴丸大概是忘了同樣身為老人家其實不怎麼怕癢這件事,到後來三日月也瞇起了眼享受著對方一連串輕重恰到好處的的服務。

「哈哈、真舒服呢,不過鶴想抱爺爺我可以直接抱上來喔?」

為了搔到對方的敏感部位鶴丸確實更貼近了點三日月,伸過去的手這下變相成了攬住對方,鶴丸沒有理會三日月得寸進尺的調戲,趁對方還正沉浸陶醉著,鶴丸悄悄地掀起三日月衣服的下襬,一鼓作氣將冰冷的手直接摸上了對方背部。

「唔嗯!好冰啊!」

「噗哈哈哈,可嚇到了吧?」

三日月早沒了剛才的淡定,頓時抖了好大個顫抖,終於反將了對方一軍,鶴丸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面對正笑得得瑟的鶴丸三日月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漾起了更加燦爛的笑容,等對方笑得差不多了,才再度把人圈抱起來,將臉埋到了鶴丸的肩頸裡。

 「鶴好溫暖好香。」

 嚴冬中的兩人正以十分親暱的姿勢躺在同一個狹小的被窩裡,身體緊貼交換著彼此的體溫,被窩裡的溫度似乎上升了好幾度,雙頰彷彿也跟著燒燙了起來,鶴丸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

 「喂喂三日月,別說我對老人家不好,怕冷的話我壁櫥裡還有多的棉被可以給你…」

「嗯?鶴還沒睡醒呀?我們不是已經開始睡同一張床了嗎。」

再一次確認了三日月老人家裝傻及厚臉皮的功夫無人能敵,敏感詞彙徹底刺激到了鶴丸。

 「哈哈三日月你是不是犯傻了?我們說好的是睡同一間房,不是睡同一張床!」

「唔嗯…爺爺一個人睡好冷啊…」

「三日月快回去你的床上躺好!」

 鶴丸抓起三日月纏在腰上的手,想把人給推回去。

 不過哪知三日月這個老傢伙像是在抱珍寶一樣纏得牢緊,不但推了老半天推都推不開,反而還更加狂妄,原本還是能夠兩人平視的擁抱姿勢,這下一折騰倒成了鶴丸整個人被摟進對方懷裡了。

 「餵、三日月…」

鼻息間盡是三日月清淡好聞的味道,鶴丸頓時有些恍惚走神,頭部被按靠在三日月的胸膛裡,隔著衣物似乎都能聽見對方一下一下穩定跳動著的心跳聲,怦通怦通地逐漸在耳裡擴大著。

 「鶴好可愛。」

鶴丸難得沒有反抗,三日月用手指撥開了鶴丸額前的瀏海,低頭在額頭上落下輕輕的一吻,鶴丸細長的睫毛反射性地煽動了幾下,三日月輕笑著對方的可愛反應,舌尖舔了一下微微發紅發熱的小巧耳垂,薄唇沿著眼角、鼻頭一一落吻,最後極輕地貼上了垂涎已久的兩瓣嫩脣。

「唔…三、三日月…」

 觸電般的異樣感快速流遍全身,從沒體驗過如此情形的鶴丸幾乎呆愣住,下意識又要將人給推離,但是馬上又被三日月不知哪來的力氣給再度製伏。

 「鶴,不要亂動。」

 雙腿間感受到對方某個正膨脹起來的部位,鶴丸嚇得動也不敢動,三日月翻過身來壓上了鶴丸,俊美的臉孔再度逼近,纖長的手指摩挲著鶴丸柔軟的脣瓣,鼻息熱氣盡數噴灑在臉龐上,撓得心底搔癢難耐。

 心中的危機警報再次警鈴大作,但是手腳卻不聽使喚地任憑三日月擺佈,鶴丸再度聽見了對方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只不過這一次,他似乎也聽見了自己逐漸加快的心跳聲…

  

「鶴…」

  

「鶴丸殿下早安,請問您醒了嗎?關於出陣的事想要跟您討論一下。」

「哇啊啊啊啊…!」

敲門聲伴隨著一道溫和的聲線從房外傳來,硬生生地阻止了房內逐漸加溫的曖昧氛圍,猛然睜開眼對上三日月滿溢情感的眼眸,鶴丸終於意識到兩人之間過於尷尬的姿勢及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面上瞬間燒燙起來,內心的害躁及不滿油然而生,不顧壓在身上的可是個老人家,使盡全力一腳直接把對方給踹開。

「鶴丸殿下,請問您沒事吧?」

 聽著房內乒乒砰砰發出了不小的動靜,一期有些擔憂地發出了詢問。

 「啊哈哈沒事的,一期你先到大廳去,我等會就過去!」

鶴丸趁著推開三日月的空檔,趕緊起身整理被弄亂的衣服。

 「鶴這麼急著要去見其他男人啊,嘛、沒關係的,我們晚上可以再繼續。」

被推倒在地上的男人絲毫沒有任何埋怨,背後還莫名地飄起了瓣瓣櫻花,鶴丸又羞又怒地看著仍對著自己笑得一臉呆傻的三日月,雖然自己似乎沒有那麼討厭對方的碰觸,但是心裡再明白不過如果他再和這傢伙待在同一個房間裡,絕對會有貞操上的危機。

「誰跟你晚上再繼續了!三日月,不准再回來了!」

 鶴丸面如潮紅地拋下這句話後便匆匆離去,徒留唇角止不住上揚的三日月依然坐倒在地上。

 「鶴真是太可愛了,果然還是忍不住呢。」

腰部被這一撞確實有些疼了,看來近日想要達陣恐怕有體力上的不足。嘛、沒關係的,還是先讓鶴習慣兩個人一塊睡,先討個親嘴摟抱什麼的也不遲呢。

三日月邊發呆著邊笑了出來,這才悠悠地起了身,稍微整理了自己、打裡一下這未來他和鶴丸的小窩。

 當天鶴丸刻意和三日月保持著距離,就連原本預定和三日月一起的內番都臨時換人了,兩老頓時都安靜了下來可讓整個本丸都議論紛紛著,不過至於之後三日月是否乖乖地搬離了他的房間,那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FIN.


後記
這是這次cwt42的無料,感謝小夥伴一早就拿光光啊,真是大感謝啊
・ 
゜・(PД`q。)・゜・原本只打算讓三日月抱抱鶴丸牽牽小手的,沒想到三日月老流氓一整個得寸進尺親了小嘴就想把人給拐上床了(原本就在床上了好嗎XD 因為不想對三日月太好讓他太快嘗到 心愛的鶴醬,所以就讓三日月先憋著,看他之後的表現再說吧XDD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评论(9)
热度(98)
  1. piemul832ktNuzui 转载了此文字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