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刀劍亂舞】最後一個朔月【黑化企劃】

* 這篇是參與巴哈姆特審神者公會所發起的黑化企劃的企劃文

 感謝公會發起的這個活動,讓我有機會去嘗試一直很想嘗試的文風

 

* 其實比起CP文,我更想去替刀亂這個看似龐大卻又虛無縹緲的世界,純粹描寫著幾百年幾千年來依附在刀劍上的付喪神的故事。

 

* 主角設定是我認為最適合擔當的本篇故事主角、同時也是我一直以來很喜歡的鶯丸,能夠讓他當主角,真的蠻開心的。

 

* 私人設定有,前提就不多說了。

 

那麼,遊戲開始。


企劃網站:

http:/ /yaminoen.we ebly.com/


--

「審神者大人,怎麼這麼晚了還過來?」

 

秋田拉開拉門準備進入房間,正好看見不遠處走過來的審神者。

 

「你們剛遠徵回來辛苦了,我今天特地為你們做些小點心。」

 

審神者端著一個黑色小盤子走了過來,盤子上放著一塊塊白嫩嫩的蕨餅,上頭沾了不少黃豆粉,這在略微炎熱的夏夜裡看起來相當爽口美味。

 

「哇,謝謝審神者大人。」

秋田漾起了一股開心的笑容,小跑步到了審神者跟前。

 

「不過還是讓我們過去拿就好,不用特地還端過來給我們。」

 

「不用了,你們已經出門遠徵好幾天了,太辛苦了,還是我親自端過來就好。」

審神者摸了摸那顆毛茸茸的粉紅腦袋,微笑說道。

 

審神者接著要將盤子遞給秋田,端著盤子的手卻無預警地刺痛了一下,裝著蕨餅的盤子差點鬆開。

 

「審神者大人你沒事吧?」

 

「沒事,大概是不小心劃到的傷口罷了。」審神者擺了擺手,「抱歉讓你擔心了。」

 

「不、審神者大人,就算只是小傷口還是不可以大意的。」

 

秋田伸手摸上審神者手上受傷的部位,對方只是輕輕地觸碰審神者卻突然感到異常疼痛,還沒完全癒合的傷口不曉得何時被拉扯開,冒出了一顆顆小血珠,秋田小手輕輕地撫過了那些血珠。

 

「…審神者大人也不是一次這麼不小心弄傷自己了,」睫毛眨呀眨,一絲血色閃過在秋田一雙無辜的大眼裡,「還有審神者這麼晚了還是好好待在房間裡休息吧?」

 

 

「也是呢,都這麼晚了我也該早點休息了。」

 

審神者似乎沒有察覺那瞬間的異樣,痛楚在秋田鬆手後漸漸消失,審神者仍掛著方才那抹笑容。

 

「那晚安了秋田,希望你們會喜歡那份點心。」

 

「嗯,晚安審神者大人。最近天很容易變暗,你也要小心一點。」

 

秋田用著稚嫩的嗓音和審神者互道晚安,耐不住性子的秋田先偷吃了一塊蕨餅,暗夜裡天藍色的眼眸一眨眼間赤紅如血。

 

「真好吃。」

 

 

*


「啊…主子你剛又做了什麼啊?這房間怎麼有股怪怪的味道?」

鶴丸捏著鼻子嚷嚷著踏進了房間,後面幾個刀男也跟著走入了房裡。

 

「你們回來啦,辛苦了,我剛做了一些蕨餅,你們快過來吃吧。」

審神者招呼著大夥卸下行囊,接著便端出了一盤剛做好的蕨餅,一塊塊形狀小巧可愛的蕨餅馬上吸引了眾刀男好奇上前。

 

「喔呀,主子你的手藝愈來愈好了,真是好吃呢。」鶴丸率先拿了一塊蕨餅品嘗,彈牙清爽的口感讓人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

 

「鶴丸你剛剛不是還在嫌有怪味道嗎?怎麼現在就吃起來了。」

 

鶯丸喝了一口熱茶,無奈地看著鶴丸吃得嘴角都沾了一些黃豆粉。

 

「哈哈哈有嗎?鶯丸你是不是聽錯了?我可沒那說怪味是蕨餅喔?」

 

鶴丸說完笑了起來,其他刀男聽了也跟著附和著,其他人接著又拿出了其他的茶水跟點心,熱鬧氣氛頓時轟炸了開。

 

「鶯丸你也別只喝茶了,你不嫌棄的話,你也來嘗一塊看看吧?」眼看盤子將要見底了,審神者將蕨餅所剩無幾的盤子推到了鶯丸面前。

 

「不了審神者大人,我不習慣吃甜食。」

 

賣相不差的甜點確實蠻吸引人的,不過鶯丸仍帶著歉意的微笑婉拒了,一聽鶯丸的拒絕,眾刀男紛紛衝上前想搶去僅剩的點心。

 

沒想到成品蠻受刀男們的青睞,審神者趕忙跳出來答應大家下次會再多準備一些份量。

 

鶯丸淡笑著推拒其他人遞過來的點心,僅是靜靜地望著房內一群鬧得正歡的夥伴。鶯丸依然從容地喝著那杯不停冒著熱氣的茶,茶色的瞳孔撲朔迷離在氤氳的水氣裡。

 

*

 

「審神者大人,我們出發囉!」

 

粟田口派的短刀們活力十足地向審神者道別,緊接著其他隊伍也陸續跟著出發,送走了四個部隊出門去出陣、遠徵,審神者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摘了幾株長得正好的朔草,簡單清洗了一下後,將花瓣及株身分離,審神者拿出了搗藥缽開始搗起藥草來。

 

空氣裡逐漸瀰漫著若有似無的刺鼻氣味,審神者忍著聞起來的不適,繼續進行著工作。

 

「把門再多拉開些吧?你不是不喜歡這味道嗎?」

 

門外的抹茶色身影就靜靜地佇立在那兒,審神者身子背著對方,唇角微勾朝著空氣說話。

 

「審神者大人,你上次加在蕨餅裡的就是這個東西吧?」

 

鶯丸悠悠地從拉門後走出,兩杯剛砌好的茶就放在桌上,鶯丸在審神者的對面坐下。

 

「是的,這草叫做朔草。具有安定心神、緩和情緒的效用。」審神者掛起淡淡的笑容,示意鶯丸看向外頭種滿不少花草植物的院子。

 

一股帶有青草味的風迎面拂來,盛夏時分一株株朔草殷紅色的花兒開得正燦,細小的赤紅花瓣正努力舒開至盛感受著外界的脈動,隨風搖曳宛若無涯的漫漫血海永不休止地捲著駭人火浪。

 

「朔草開得最盛時會呈現美麗的鮮紅色,開始枯萎後會漸漸呈現暗血色。」

 

審神者將風吹亂的髮絲撩至耳後,放在一旁被摘下的片片花瓣被風吹了散開,落了整張桌子。

 

「你們啊,就是有時候上戰場都太容易衝動,常常不懂得評估自己的身體狀況,橫衝直撞的。」

 

審神者有些無奈地說,朔草細長的株身已杵碎了大半。

 

沉靜卻不沉重的靜默,徒留隨風起舞的沙沙樹葉聲,簷上的風鈴清脆的叮鈴聲一串串響起,將剩餘的夏日盡數搖落著。

 


「審神者大人,這朔草不全然是用來為了大家的身體狀況吧?」

 

過了不知多久,鶯丸才淡淡地開了口。

 

「之前的審神者不也是都這麼做的嗎?」

 

審神者沒有抬起頭看向對方,低著頭將全部已磨成的碎粉按著劑量小心翼翼地分裝著。

 

也許是今天的風特別大吹散了氣味,或許是在這房間待久了對於這味道嗅覺已產生了麻痺,方才令人不適的味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全部消散了,鶯丸苦笑著。

 

「我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

 

似乎是意料中的答案,審神者終於抬起了頭望向已經相處了已有將近半年時間的刀男,烏黑的瞳孔深邃地讓人看不清任何情緒。

 

「再不快些,最後一個朔月,總是會來的呢。」

 

 


審神者和以往其他任的審神者都一樣。

 

對於能夠來到這個曾是不少人嚮往卻是勘比登天還難進入的本丸,審神者難以掩飾心中的滿腔的興奮與期待。

 

一開始的緊張與不安在初期刀加州清光的帶領下,迅速地融入了本丸的日常生活,和本丸的刀男們有了充滿驚喜的第一次見面,接著一起做日課做內番,到後來每天帶隊出陣遠徵,掙資源賺小判,一把一把刀慢慢鍛出來、撿回來。

 

本丸裡也開始熱鬧了起來,每一天都是充滿了歡笑聲,審神者原本以為這樣的日子可以持續永遠,刀男們也會繼續陪伴在她左右。

 

然而直到某天他終於發現了,發現了那個早已無法再做任何改變的事實。

 

偌大的本丸有著無數的房間,審神者向來不過問太多的細節,刀男們也並沒有主動告知那些房間的詳細訊息,僅簡略說明了那是以往曾使用過的房間,而剛好某天大夥都出去出陣遠徵了,審神者閒來無事,便慢慢地晃到了本丸鮮少人過去的深處後院了。

 

審神者依稀的印像中這以前是本丸裡目前具有刀派所屬的刀男們的房間,偶爾他們還會安排過來打掃,審神者泰然地走過後院一間間房間,曬不太到午後陽光的走廊一片寂靜,緩慢的步伐踏在有些老舊的木頭走廊上,拖長的影子正摩娑著這些古老建築的歲月痕跡。

 

透過窗子可以窺見這幾間房間的擺設和格局幾乎並無二異,太過整齊和乾淨卻讓人難以捉摸出一絲絲以往的記憶溫度,審神者帶著好奇心及耐心晃完這一排的房間,直到最後倒數幾間的房間裡,審神者註意到了一個被擺在深處的原木大櫃子。

 

這個木櫃遠看並無特別之處,但是在表象的平凡之中卻又隱約藏有著足以讓人目光多停留一會的異樣吸引力,審神者停下了腳步,猶疑著這木櫃有著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房門稍微拉一下便輕易地拉開,審神者小心翼翼地走近了那個櫃子,手工精緻的木櫃上頭蒙有一層薄薄的灰塵,審神者不敢隨意直接碰觸櫃子,但是卻注意到了櫃子抽屜的間隔中刻了一些花紋,審神者謹慎地隨機拉開了一個抽屜,發覺到上頭正是刻了刀男們的家徽,家徽間有著不規律的空格,審神者仔細查看發現這些家徽是按照著刀帳的順序進行排列的。

 

審神者先不有過多的想法,依然保持著謹慎的態度查看了抽屜的內部。

 

抽屜裡頭相當整齊地擺放了許多同樣大小的圓形木製牌子,審神者對於這些木牌子並不陌生,因為他的腰上也正掛有著一個有著一模一樣圖案的牌子。

 

恰好能握在手掌裡的牌子一面漆滿紅色顏料,朱紅的中間用墨筆畫了一個簍空的圓形,審神者曾納悶著這圖案的意義,交給他牌子的石切丸卻總是只回答那是月亮的意思。

 

這些被放在櫃子裡的牌子新舊程度不一,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每個牌子中間的墨筆幾乎都消失了,要不是畫在木牌上帶有點痕跡,這些牌子攤開來幾乎無異僅是一塊暗紅色的圓形木牌。

 

放在愈下層的牌子牌面已呈現深紅色,審神者拿起其中一塊翻到背面,同樣用了墨筆寫了一小串看不懂的文字外加一個數字,審神者再拿起其他塊翻過背面,後頭一樣也寫上了無法讀解的字符及數字,審神者再翻找更深處的其他塊牌子,每一個後頭通通都留有一組無法順利解讀的訊息。

 

能夠擁有這些牌子的人應該只有審神者一人,這些古老牌子的出現似乎透露出了一些訊息,隱約之間理解了什麼,審神者捏緊了掛在腰帶上的牌子,那個同樣也寫了一串字符卻仍沒有一個數字的紅色牌子。

 

 

*

 

「大家快點!白隊的人只剩下鶴丸了,快把他找出來我們就贏了!」

博多高舉著手呼喊著,其他幾個手上也纏著紅色緞帶的短刀們一齊高聲應和,喝的一聲,在白雪鋪滿的本丸裡,短刀們連同著歡笑聲迅速裡散了開來。

 

「鶴丸桑,別躲了,快出來!」

 

短刀們靈活地在雪地裡奔跑尋找著足夠容納成年人體型的任何躲藏地點,其他和鶴丸同一白隊的太刀們早早就被敵隊的短刀們發現,只好一齊坐在一旁走廊上喝著剛泡好的熱茶,等著白隊僅存的鶴丸能替這個壓倒性的局面扳回一城。

 

即便灰茫茫的天空又開始飄起細雪,早已鋪滿白雪的本丸卻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寒冷,歡樂嘻笑聲不絕於耳,平淡卻又深刻地溫暖著彼此。

 

「進去吧,主上。雪又要開始下了。」

長谷部從房間走出來替審神者披上了件厚外套,審神者搖搖頭笑了笑。

 

「我還想待到最後看鶴丸到底會不會被找到。」

 

不遠處的幾把短刀正找鶴丸找得焦頭爛額,其餘的打刀及脇差們耐不住性子索性打起雪仗來了,又大又小的雪球開始在雪地裡交錯飛擲著,審神者正喝著次郎遞過來的暖酒,突然一顆小雪球砸在他的腳邊,雪屑小小的迸開來,隔著厚重的衣物,阻隔了冰雪的冷意。

 

「你在做什麼啊鶴丸!差點就砸到主上了!」

 

長谷部立即註意到源頭來自於隱身在白茫雪地裡的鶴丸,鶴丸原本想給審神者旁邊的太刀們一個驚嚇,沒想到卻不小心失手了,長谷部二話不說立刻要衝過去,反倒是審神者及時拉住了長谷部,趁兩方都還愣著時迅速弄了一小坨的雪球來個直球回擊。

 

「哇!」

 

鶴丸冷不防地被打中,發出的聲響馬上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率先發現鶴丸的愛染立即又補上了一球,其他隊友見了目標紛紛追擊,鶴丸邊躲著大夥的攻擊,邊胡亂回擊著,其他意外被打中的刀男一個個也都不甘示弱地投身加入,場面瞬間失控,儼然演變成了一場雪球大戰。

 

「哇嗚!」

 

大夥不分敵我,見人就砸,每一個人全身上下無一處是白雪碎屑,到最後連在一旁旁觀的審神者也難逃被雪球亂流突襲的命運,在混亂之中,審神者也半推半就地被一些刀男拉著一同加入了院子裡的大混戰。

「你們也太快了吧,嗚、等等我才剛進來啊!」

 

審神者連腳步都還沒站穩就被四面八方飛來的雪球打了個熱情的招呼,審神者一開始還後怕地四處閃躲著,但是只要一個閃神就立刻會被雪球砸得滿頭包,不只是自己,大夥也早就沒形像地被砸得亂七八糟,個個一臉狼狽的模樣不禁讓審神者失笑不已。

 

看來是沒有必要手下留情的餘地了,審神者膽子放開來,也毫不留情面地一一回敬。

 

歡叫、大笑聲此起彼落,其中還夾雜著不少被襲擊而發出的驚嚇聲,沒有過多的顧慮與防衛,大夥盡是開懷大笑,沒有其他雜念,就是卯勁全力的享受著當下最純粹的快樂。

 

審神者在雪球亂流中也逐漸找到了主動攻擊的步調,大夥也開始漸漸分起兩邊堡壘相互攻擊,審神者也順勢加入了一邊陣營,才剛閃過一波攻擊,緊接著準備就要上陣,然而在愈演愈烈的混亂之中,審神者似乎沒有留意到腰上的木牌子也早已布滿雪屑。

 

審神者抓起了一大坨雪球也跟著要繼續展開新的一輪進攻,卻突然一陣激烈咳嗽,審神者蹲下來摀著嘴想抑制不斷翻上來的不適感,落在手裡的卻是幾滴鮮豔的血滴,溫熱的血珠沿著手指的縫隙落到了雪地上,像是一朵朵在雪地裡綻放的鮮紅小花。

 

「你怎麼了審神者大人?」

 

一見到審神者的不對勁,身旁的刀男們立刻停下手邊的攻擊,擁上前去關心這突如其來的狀況。

 

「沒事的,我去休息一會兒就好了,不打擾你們了,繼續玩吧。」

 

審神者想要站起身回房,但是一陣更強烈的噁心感卻又促使審神者不慎防地跌跪了下去,審神者不自主地蜷起了身子。

 

「審神者大人,你怎麼吐血了?」

 

刀男們手忙腳亂地想要扶持審神者起身,但是過於沉重的身子根本不停使喚地癱軟著,任憑著四周不停地呼喊大叫,審神者思緒開始混亂,呈現著停頓的空白。

 

「審神者大人你吐了好多血!」

 

審神者想要發出聲音但是卻來不及反應,只感受到頭部如同被重物狠狠撞擊過後的一陣昏沉。

 

「不對、審神者大人,只吐這點血是不夠的吧?」

 

「還是好鮮紅的血呢,看來我們有的忙了。」

 

視線開始模糊疊影,審神者的身邊被許多人團團包圍著,審神者感受不到屬於人體的溫度,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冰冷,朦朧之間只聽得清楚耳邊傳來大大小小的喊叫聲與低低的竊語聲。

 

那些人影的面容扭曲不清,似笑非笑,審神者分不清圍在自己身邊的刀男們臉上究竟掛著是什麼樣的表情,卻仍然清晰地看見一雙雙充滿血色的雙眼,如同後院裡種滿一片的朔草,絳紅地能夠將這一片雪白給火噬掉。

 

*

 

等審神者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然是躺在被窩裡了。

 

房內一片烏黑伸手不見五指,審神者認得這是他這一年來再熟悉不過的房間,房間內沒有點燈,只剩一盞微弱的燭火在帶著微風的夜裡不安地搖曳著,蠟灰在一眨眼一呼吸剎那間滴滴滑落。

 

審神者忍住一股股血腥的嘔氣不斷地翻湧上,手強行撐起身子坐起,審神依稀猜到他已昏睡了好幾個晚上,紙窗上一片灰茫不見平日夜晚月光柔和地穿透進來,即便此刻看不見外頭的夜空,審神者卻再清楚不過今晚的夜空會是如此的。

 

 

今晚沒有月亮。

 

 

曾經是刀男們相互追逐嬉戲的大院子此時正是一片靜寂,先前在這片雪地上的喧囂嘻笑聲,早已連同被雪覆蓋的混亂腳印在轉眼間雲消煙散,取而代之的是詭譎的死寂沉重地籠罩著無聲的冷白大地。

 

一年的最後一天一旦過去,過去一年日子裡的紛紛擾擾彷彿皆宛如那幾滴被落在雪地上的血,不用多久即會被新落的雪掩蓋地無影無蹤,似乎不曾汙染過這雪的潔白純粹。

 

「看來審神者大人的朔草還真的發揮功效了。」

 

拉門被拉開,鶯丸撥了撥落在肩上的雪,走進來坐下。「本來該是精力最旺盛的一晚卻如此的安靜。」

 

「不過也就是恰好時機點對了。」審神者氣若遊絲地說著,末了還頻咳不斷。

 

「刀男們本來會因精氣不足,進而廝殺爭奪精氣的一晚居然卻如此寂靜。」

 

面對鶯丸沒有絲毫詫異、平淡的神情,審神者沒有回覆對方,只是笑了笑。

 

 

「這麼說來鶯丸,至始至終你都還沒有碰過朔草,對吧?」

 

燭火的倒影映在審神者略為慘白的臉上,小小的火光在黑色瞳孔裡一閃一閃地跳耀著,幽暗的房間裡瀰漫著股淡淡的血腥味。

 

「是呢。我還以為審神者會忘了這件事,想必審神者一定也知曉了木牌子的意義。」

 

鶯丸露出了一貫的淡笑,瞇起了不知是否是燭火的緣故而顯得火紅的眼眸。

 

「刀男們會吸取審神者的血氣作為精力來源,其中又以有刀派氣場羈絆的刀男更為甚之,那塊木牌的月就如同審神者的生命,體力不好的月消失得快,體力好的,就像審神者你一樣。」

 

鶯丸微睜開了眼眸,注視著眼前黑暗的是一雙堪比濃血的赤紅眼。

 

「撐到了最後沒有月亮的一天。」

 

 

「歷來有發現那塊牌子的暗示的審神者並不少,也不乏有想做出對應手段的審神者,但是到最後有成功的卻是寥寥無幾。」

 

 「然而即便有成功,卻總是無法改變這本丸、身為付喪神的我們,一切不斷結束、然後重新開始,這個誰也改變不了的遊戲。」

 

審神者神情淡然地看著以往熟悉得很此時卻又十分陌生的刀男,彷彿在聽著一個事不關己的遙遠故事。

 

「能來到這裡對我來說已經是萬分幸運了,我說不清楚這一切是好是壞。」

 

「遊戲一旦開始總是會有結束的一天,我只不過是一個在這條路上和你們相逢的人,但是我很高興能度過這段時光,所以我仍然選擇了堅持到最後一刻。」

 

審神者再度激烈地咳嗽了起來,潔白的被子早已不知落了多少滴艷紅的血,鶯丸放下了手中的帶有餘溫的茶杯,悠悠的起了身。

 

「即便如此,我還是不能讓你再重新見到新的一輪月亮。」

 

 

審神者捏在手中的牌子已經呈現著暗紅色,上頭的黑色墨跡淡了許多,彷彿一個眨眼墨色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審神者抬起頭望向窗外飄著細雪的漆黑天空,少了繁星點綴少了月亮的夜空一片乾淨,黑幕侵噬掉了所有的一切,也許就是為了迎接展開下一個新的開始。

 

審神者閉上了雙眼,渾身無力地感受著身旁一小盞仍不向寒冷夜風屈服的微弱燭火,那是他此刻僅存的唯一溫暖,審神者內心突然湧上股渴求,祈求著這一小小的蠟燭繼續能夠燃燒下去永無止盡。

 

但是他知道不可能。

 

鶯丸赤紅的眼眸逐漸逼近,露出了個邪魅的微笑,閃著寒光的長刀奪去了審神者最後的目光,審神者彷彿看見了好幾個相似的影子重疊在了一起,如同千百年來,這不斷輪迴結束與開始的這場遊戲。

 

 

 

「遊戲,重新開始了喔。」

 

 

FIN.

 

後記

 

大家有看懂這個故事嗎?(笑

 

簡單來說就是刀男們會依附著審神者的血氣存活下去,紅色木牌同時表示著審神者的生命,審神者的血氣被吸取完畢,生命也同時結束,本丸便又會自行去找尋新的審神者降臨。

 

即便有人想要去嘗試突破輪迴,卻也始終沒有能力也無能為力,就這樣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而標題的「最後一個朔月」, 就是相對著每一任來到這個本丸的審神者而言,每一個生命消逝的那一天。

 

*

而其中關於朔月、朔草的設定:

「朔」這個字在教育部字典裡的解釋是:開始、最初。

而在《禮記.禮運》裡有段記載:「治其麻絲,以為布帛,以養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皆從其朔。」

 

月亮的月相以30天左右做為週期不停的輪迴著,從沒有例外過,從一開始能夠看到上弦月、慢慢地進入最圓最亮的滿月,接著開始衰退,最後一切歸於黑暗。

 

結束了上一段的輪迴,接著開展了新的一輪,不過是哪一任的審神者來到這個本丸對於刀男們來說就是一次又一次在平常不過的月相循環,沒有什麼好留戀的,因為總是會有結束的一天,重新開始的那一刻。

 

你問我說那些刀男對這些一年又一年不停的輪迴會不會有著記憶?

 

我想應該是不會的。

 

他們如同追求著生命最原始的慾望的本體,在生命的軌道上安著本分去行走著,如果有幸地留下了什麼記憶,那也只不過是如同皮膚上多了一塊不曾疼痛過的痕跡罷了。

 

「遊戲一旦開始總是會有結束的一天,我只不過是一個在這條路上和你們相逢的人,但是我很高興能度過這段時光,所以我仍然選擇了堅持到最後一刻。」

 

這句話其實是我個人的心裡話,一個遊戲彷彿就是人生的一場小小縮影,每一個人生階段我們總會相遇各式各樣的人事物,我們其實都心知肚明這一切總會逝去的,但是我們或許會選擇性地去遺忘,又或許去祈求著能夠永遠不息。

 

審神者在故事裡給刀男吃參雜朔草的蕨餅,不只是心疼大夥的辛勞與身心,這點同時也是自己唯一還使得上力去掌握的地方,在猜測到自己逐漸衰弱的身體與刀男有所關聯後,審神者仍小小地希望著刀男們還能維持著友好,彼此能夠好好和諧地相處直到最後一刻。

 

既然早就知曉這一切會消逝,那還不如去好好把握每一秒能夠擁有的當下吧,不是嗎。

 

*

不好意思連個後記也那麼多話,但是能夠放入這些一直想表達的東西,真的是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希望下次能夠嘗試去寫刀男們間的戰鬥場景,也一直很想試試新選組的故事。

 

順帶一提,這篇我寫得比CP文還認真,花在這篇上的時間比任何一篇有發表過的CP文都還要投入XD

 

希望你能感受到我想要傳達的東西。

 

 

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14)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