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雙黑】青花魚就算發燒了還是青花魚【太宰生賀】

*太宰男神生日快樂!!! !!!!!我愛你!!!!!!!!我永遠都是你的腦殘盲目粉/w\


*其實這不是輛車但是裏頭有車的影子,為了避免被砍掉部分地方我還是先自行避一避好了qwq


*有部分前提設定


--


太宰發燒了。

中也輾轉得知這個消息時簡直開心得想去開瓶美酒來慶祝,要知道要能拿到那傢伙把柄著實不容易,之前自己身體不適的時候可是被對方給玩弄的很慘,這下終於輪到太宰那傢伙落了下風,說什麼也要過去好好嘲弄一番。

趕緊結束了首領交派的任務,中也熟門熟路的抵達了太宰的屋子。

說實在話這裡沒必要的話他實在不太想來,這間屋子實在是有太多他不願回想起來的事情,不過來了都來了,更何況他可是有別的目,中也仍然掏出太宰塞給他的備用鑰匙。

「中也,你怎麼來了?」

門鎖轉動發出了啪達的一聲,能夠自由進出這裡的人除了他自己以外也只有那個傢伙了,太宰緩緩地爬起身。

「我來幹嘛?」

那個矮小的漆黑身影毫不猶豫地走進了臥房,「芥川都跟我說了,當然是來看你這傢伙發燒變成了什麼模樣啊。」

中也難得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床上的太宰。

「生個病就這副模樣看上去還真像隻落魄的喪家犬啊。」

太宰身上只隨意套了件襯衫,床邊還散落著幾包藥丸,午後的夕陽餘暉斜斜的灑進了室內,更增添了房間內的一絲絲的頹喪氣息。

「並沒有什麼,不過就是不小心吹冷風著涼就發燒了。」太宰勾起一抹促狹的笑容,「我才不像某個人因為某件事而發燒了呢。」

「任誰第一次那裡被做都會不習慣好嗎!」

什麼事不好提,偏偏太宰直接戳到了那個永遠會是中也心中的痛的事情,中也立即洩了氣勢,臉頰略紅的瞪向了還在一臉傻笑的罪魁禍首。

「這事說起來你也有份吧?別想全部往我身上推!」

「可是…」

「閉嘴!」

中也忿忿地止住了想一拳揍上去的衝動,他可是來找對方碴的,並不是讓對方來提自己痛處的,中也大吼著試圖止住話題朝著詭異的方向發展。

中也沒好氣地看向太宰,襯衫底下還能瞧見對方身上牢牢纏著的繃帶,臉龐因為發燒而些微的發紅著,髮絲任意散落,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朦朧,偶爾這樣示弱的太宰似乎也不錯,而且…

真是該死的性感。

「太宰你吃過東西了嗎?」

看太宰那副德性八九不離十根本沒好好吃過東西,在怎麼說也是上過床的關係了,原本只是打算來看一下這傢伙死了沒笑一下罷了,中也在轉過身離去前還是拋下了這一句話。

「中也要煮給我吃嗎?」太宰聞言明顯的換上了厭惡的表情,「吃小矮人煮的東西會不會拉肚子啊?」

「我又還沒答應你說要煮東西給你吃!」

中也有些不滿,那個有點嫌棄的口氣是怎麼回事,就算自己手藝不怎麼樣,但是被一個連自己生活打理都亂糟糟的傢伙這樣說實在是令人開心不起來。

「是嗎?原本還想嘲笑一下中也的手藝呢。」

太宰有些失望的偏了偏頭,中也頓時覺得被這種人瞧不起的感覺很堵。

「我才不像你!連個關東煮都不會煮!」

也許是太宰的激將法奏效了,中也果決地將西裝外套掛在一旁的椅子上,捲起袖子就直接進了廚房,幾乎沒什麼人為動過痕跡的環境讓中也有了不好的預感,打開冰箱,果不其然除了幾罐啤酒跟蟹肉罐頭以外,幾乎空空如也。

幸好他從來都沒奢望過能從太宰家裡的冰箱挖出什麼像樣的食材,不過好在還有幾顆零星的雞蛋跟幾把青蔥,至少勉強還能做個簡單的清粥。

哼哼。

解決了食材的問題,中也便開始在廚房裡開始忙著,其實他很少自己動手下廚,不過偶爾簡單開火填飽肚子還是難不倒他的,中也摸著那些食材也摸出了一點道理來,然而忙了一會背後卻隱約覺得有股詭異的視線,一回頭便看見太宰不知何時早已起身,正倚靠在廚房門上,雙眼正專注地盯著他看,慵懶的神情裡似乎還有幾分笑意。

「你在笑什麼?」

話一出口,中也這才意識到他們現在的互動模式簡直就像是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情侶,彷彿現在上演的正是看似普通卻再甜蜜不過的日常生活,中也為自己突然冒出來的這個想法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什麼時候產生了他跟太宰正甜甜膩膩談戀愛的錯覺,中也覺得十分恐懼。

這種事絕對不可能發生。

「是病人就趕快回去乖乖躺著,不要過來找我麻煩!」全身感到相當不自在,中也轉過身對著太宰怒吼。

「小矮人要是每天都願意煮給我吃就太好了。」

太宰像個無賴一樣請求般的回答,中也再度青筋暴怒。

「想得美!沒給你順便下毒藥送你去死就算不錯了!」

中也頓時有些懊悔著這次怎麼就忘了帶毒藥來啊,不過不滿歸不滿,聽見太宰那句話還是讓中也心頭有種奇異的感覺瞬間擴散開來,被人依賴的感覺似乎也挺不錯的,可是只要對像不是那個太宰的話。

「中也你忘了我的夢想是和美女一起殉情,可不是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啊。」

太宰聳了聳肩,「更何況吃毒藥致死什麼的實在是太折磨人了。」

「是嗎?那我現在就去替你找願意跟你一起殉情的美女好了。」

「中也你果然是個好人!不過可以等我病好了嗎?」

「滾!」

折騰了許久,總算把惱人的傢伙給趕走,鹹粥也在他們一來一往吵嘴之中差不多完成了。

中也舀了一口滾燙的粥試吃,嗯,味道不會太鹹也不會太淡,應該還算及格,他願意煮東西給他吃就算不錯了,要是太宰那傢伙敢嫌棄的話就直接餵他拳頭。

中也如是想著,邊關火、起鍋,端起鍋子就直接走向了飯廳。

*

「中也,看不出來你真的會做料理呀!」

「只不過粥而已誰都會做好嗎?」

看向了正冒著不斷熱氣的清粥,雖然賣相不是太好,不過太宰仍是有些誇張的表現了他的崇拜。

接收到了對方的星星眼讓中也不免有些小小的得意,不過實際上他的心情還是莫名的緊張了起來,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親自為別人下廚,即便不過是個極為簡易的鹹粥,但是對象實在太特殊,礙於面子他有些不好說的自尊問題。

太宰滿是期待地盛了一碗,中也不自覺緊盯著太宰的一舉一動看,太宰稍微吹了吹滾燙的白粥之後便吞了下去,中也也跟著吞了一口口水,過了一會兒太宰沒有太大的表情改變,似乎還正在咀嚼著味道。

太宰突然咳了一下,中也的心臟也突然跳了一下。

雖然是做給太宰那傢伙吃的,對方吃不吃或是覺得好不好吃都與他無關,但是中也沒由來的就是不想從太宰口中聽見否定的答案,中也當然沒那個面子直接開口問對方的感受如何。

那多像極了等待著心上人肯定的戀愛中的少女啊,可不是他的作風。

「中也。」

思緒還正跑著,太宰突然出了聲,中也的身軀隨之一震。

「這個粥…」

太宰頓了頓。

「還能吃啦。」

「混帳!把話一次說完啦!不要這樣中間突然停頓!」

情緒幾乎繃到頂點突然又樣鬆開崩解,看著中也被耍得團團轉的太宰不禁放聲大笑著。

「哈哈哈,看中也緊張的樣子就忍不住了,哈哈哈抱歉。」

「…吃完了就自己收拾去吧!我要走了。」

中也面上突然感到有些發熱,覺得還在傻傻等對方回答的自己非常蠢,反正過來的目的都已經達成了,中也抓起一旁的外套跟帽子準備就要離開,果然是這傢伙的屋子嗎?多待一秒他都覺得渾身不對勁。

全身燥熱得讓他心神不寧。

「中也肯為我做料理的話,那我天天生病似乎也不賴呢。」

太宰繼續慢條斯理吃著中也替他煮的粥,說實話味道平平只能算是還嚥得下口,但是或許因為是這小矮子難得願意替他開火煮東西吧,太宰突然覺得好像也沒那麼糟糕了。

「瘋子!你想吃只要我有空就做給你吃啦!」

中也可沒料到太宰那傢伙居然會為了這種事情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就算是個再謹慎小心行事的人也不該拿這種事情說笑啊。

但是他沒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了什麼驚人的回答,然後太宰就像是早已預料到中也反應一樣,隨即露出了一副得逞的笑容。

「嘿嘿,這可是中也說的喔!」

看著對方十分欠揍的表情,中也總算回過神察覺到自己誇下海口說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中也再一次華麗麗的感到十分鬱卒,只好默默地抓起一旁的外套,這下他真的想走了,他不能想像再多待一秒下去自己還能再失去什麼了。

「我要走了…」

不過往往事與願違,等到中也準備好在離開前要丟下幾句狠話,太宰突然起身抓過中也,在對方沒反應過來前貼近了那兩瓣唇。

「中也,你也嚐嚐看味道吧?」

中也後知後覺才發現自己以為太宰生病了,他就可以好好羞辱他一番的這種想法簡直大錯特錯,青花魚就算發燒了還是青花魚,惡劣的本質根本不會改變,結束了這個深吻之後中也怒的一把推開太宰,然而中也忘了太宰仍是個病體,太宰頓時失去了防禦力,直接硬生生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太宰就這樣倒在地上沒發出半點聲響,原本還在憤怒之間的中也頓時有些混亂,趕緊蹲下去察看太宰的情況,太宰只是呆愣了幾秒之後隨即放聲大笑。

太宰一隻手撈過中也,翻身將人壓在身下。


「中也,今天你就當我的生日禮物一次吧?」


 接著請走 1

圖片外連 


FIN.

 
明明就好愛雙黑啊,卻遲遲到現在才生出這篇雙黑文(迷妹失格

希望這篇吵吵鬧鬧的內容有讓小夥伴們感到開心!

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评论(4)
热度(67)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