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三日鶴】戀愛那件不得了的大事02、03

新刊試閱只先放到03章(゚∀゚)


02

 

「鶴丸先生怎麼又是你贏了!」

 

「不好意思了小姐們,看來幸運女神今晚很眷顧我呢。」

 

開放式的包廂內播放著輕快的音樂,小小的空間裡不時爆出一陣又一陣的驚呼聲,兩三個女性圍繞在鶴丸身邊,鶴丸對於如何快速炒熱氣氛可是箇中高手。

 

剛結束一輪撲克牌遊戲,鶴丸熟練的收起散亂在桌上的紙牌,「不然我們再來一次?」

 

「好,我們一定要贏回來!再來一次!」                                              

 

「沒問題,期待妳們給我滿滿的驚喜啊。」

 

女生們開心的應下了鶴丸的話,鶴丸接著繼續發下了下一輪牌,女孩們聚精會神聚的交換著如何能夠遊戲勝利的策略,這一次鶴丸當然不著痕跡的讓了女孩們一手,幾個女孩在獲得了最後勝利後開心的歡呼著。

 

想當上一位稱職的人氣男公關,僅靠著一有張出眾的面容是不足的,如何能夠讓客人感到放鬆、開心還是最重要的事情,這方面鶴丸向來是做得很周到的。

 

「口渴了吧?我替你們叫點飲料來。」

 

鶴丸依照著他記憶中女孩們的喜好,貼心地替她們點了飲品,沒多久少爺也送過來了。

 

「小姐們的調酒來了。」

 

少爺一一替大家上桌調酒,桑格利亞、柯夢波丹等有著夢幻色彩的調酒頗得女孩子們的歡心,鶴丸滿意的看著女孩們開心的反應,打算繼續趁勝追擊,然而少爺在轉身離去前,又在鶴丸的面前放上了一杯調酒。

 

鶴丸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對方。

 

「這是三日月先生請您的。」

 

少爺禮貌的回答著,鶴丸聞言抬起頭向外望去,在室內昏暗的燈光裡,很輕易地就能在滿滿的人群中找到了那抹正被人群簇擁著的身影,三日月正揚著笑容,和客人們有說有笑著。

 

這算哪門子的邀請。

 

鶴丸回頭向少爺毫不遲疑地說道,「替我點杯B52給他。」

 

少爺意會的笑了笑就轉身離開了。

 

「不好意思,有點事耽誤了,我們繼續吧。」回過頭來,鶴丸向女孩們致歉著。

 

「沒關係的鶴丸先生,」女孩們揮揮手說著,「其實我們有個小小禮物想要送給你。」

 

鶴丸婉拒的笑道,「怎麼好意思讓你們破費了呢。」

 

「還請鶴丸先生務必收下啊。」中間為首的女生態度相當堅定,「請鶴丸先生先聽我說。」

 

鶴丸微笑表示願意接受了。

 

「首先是我的朋友們都希望指名你。」

 

前面已經提過RANBU是永久指名制,一旦獲得了指名便永遠只能由被指名的公關來接待該客人,而這三個女孩當中有一個女孩是已指名他的熟客,其他兩位同伴是那名女孩帶進來參觀的,能夠獲得指名鶴丸並不感到意外,鶴丸大方地向女孩們表達他的謝意。

 

「還有另外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鶴丸笑笑。

 

「是這樣的,鶴丸先生還記得之前我跟您說過我參加了一場重要的比賽嗎?」中間的女孩說道,同時一旁的同伴也傳來了打氣的眼神。

 

「嗯,我還記得。」鶴丸點點頭表示他對這件事還有印象。

 

對方對於這樣枝節末微的事情還有印象,女孩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勵,更有了信心繼續說下去,「因為那場比賽對我說十分重要,雖然最後落選了,那陣子的心情也受到了影響,但是非常感謝那段期間鶴丸先生不斷的鼓勵我,才讓我重拾信心,一直走到現在。」

 

「我沒有什麼東西能夠來回報鶴丸先生的鼓勵,所以我決定要送給鶴丸先生這份禮物。」三個字從女孩口中脫出,立即引來了在附近走動的公關們的歡呼。

 

「賞大酒。」

 

整場焦點通通聚集了過來,從四周湧來好幾名公關將女孩們團團圍住,公關們手中拿著炫彩的螢光棒奮力的揮舞著,高呼著口號,廣播播放著慶賀鶴丸的話語,整間俱樂部頓時像是舉辦了小型的派對一樣喧騰不已。

 

 

熱鬧的歡笑聲及五彩繽紛的色彩交織其中,看得鶴丸忽然感到有些迷茫。

*

 

在門口目送了那批女孩上了計程車,時間已經接近,這是鶴丸今天的最後一組客人,鶴丸嘆著下次要把收工時間調早一些,兜轉了大半個夜晚了他現在只想回去好好休息,要做為排行第一的實在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啊。

 

鶴丸轉身回到店內,不少公關們早已換裝下班離去,三日月同樣也方才才結束工作,三日月正在坐在休息室裡等著鶴丸。

 

「辛苦了,很累吧。」一見到鶴丸進來便開始不停地打著呵欠,整張臉寫滿了疲憊,三日月有些心疼的道。

 

「做為排行第二的你也是啊。」鶴丸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表示自己的狀態沒問題,隨後鶴丸從方才就一直拿在手上的紙袋裡拿出了一個小包裝。

 

「這個請你吃吧,是剛才的客人送給我的。是隔壁S市有名的特產,聽說非常好吃呢。」

 

接過了鶴丸遞過來的東西,「請我吃情敵的東西嗎?」三日月偏著頭問道。

 

「你在說什麼情敵啦,你想太多了!」

 

鶴丸也拿出了一個小包裝拆開來做在三日月旁邊吃了起來,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鶴丸有東西立刻想到要和他分享的反應讓三日月感到相當愉悅。

 

「做這行的不能和客人發生戀愛關係呢。」

 

兩人就這樣待在些休息室內好了會,三日月突然沒頭沒腦的說出了這句話,鶴丸感到相當疑惑。

 

「你突然說這些幹嘛?」

 

「可是沒有規範不能和同樣身為公關的人發生戀愛關係呢。」

 

 

鶴丸聽得一頭霧水的看向了對方,得到的卻是三日月相當認真的神情。

「能夠跟鶴做朋友我很開心。」

 

「什麼啦,能跟你做朋友我也頗高興的。」搞了半天三日月卻只是說出這件兩人早已已有了共識的的事情,鶴丸沒好氣的說著,不過三日月仍舊相當正經的繼續說著。

 

「但是跟鶴只做朋友我覺得是不夠的呢。」

 

鶴丸斂了斂神情。

 

對方什麼都沒說,平日三日月的行為就已經明瞭了一切,這番話只不過是終於戳破了他們之間的這道窗紙,換做是其他人的話,他早就使出手段徹底的將對方的妄想連根斬斷了吧,不過對像是這個三日月,鶴丸意外的並不感到排斥。

 

「你想追我是吧?」鶴丸瞇起了雙眼。

 

「可以,我讓你追我。」

 

03

「大家晚安。」

 

「晚安啊。」

 

接近開店時刻,男公關們陸陸續續來到了店裡,大夥們互相打著招呼。

 

鶴丸正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的研究著新下載的手機遊戲,並沒有留心到門口的來人,三日月和其他夥伴打完招呼,找到了窩在角落玩著遊戲的身影,三日月走到鶴丸身邊,在對方的耳邊低聲道。

 

「晚安啊鶴丸。」

 

說著,忍不住又在對方充滿專注神情的臉龐上親了一口。

 

「三日月,你在幹什麼啊!」

 

總算是被人移走了注意力,鶴丸瞪大了雙眼看著偷嚐到甜頭正笑得開心的三日月。

「我在跟鶴打招呼啊?」三日月有些無辜的看著鶴丸,啊,臉都紅了好可愛。

 

「哪有這種打招呼方式!」

 

鶴丸大概也沒有發覺自己臉頰都染紅了,尤其自己的膚色特別白皙,害躁起來兩片紅潤更是顯眼,三日月差點沒忍住想將對方好好吻上一番的衝動,平了平自己的情緒繼續說道。

 

「聽說國外很流行這樣的打招呼方式呢。」三日月一臉正經的說著。

 

「這裡是日本!」

 

鶴丸哭笑不得,同時方才的高呼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鶴丸緊張兮兮的把三日月拉到一旁角落,不過詭異的行徑還是引來了關切。

 

「鶴丸跟三日月,你們怎麼了?」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窩在角落竊竊私語,剛從外頭進來的燭台切立刻就注意到了他們的詭異舉動,鶴丸臉上那兩抹可疑的緋紅及三日月笑得燦爛的神情,燭台切似乎嗅到了兩人間不單純的貓膩,作為兩個人的同事兼RANBU的幹部,燭台切覺得必須關心一下兩位大招牌到底躲在一旁做些什麼事情。

 

突然從背後聽見了燭台切的聲音,鶴丸頓時嚇了好大一跳。

 

「我們在討論如何把鶴追…」

 

三日月率先開口,才說了幾個字立刻被鶴丸給摀住了嘴巴。

 

「把鶴追…?」

 

「沒事!什麼事都沒有啊哈哈。」鶴丸掩飾般的大笑著。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燭台切拉長了聲調,充分的表示了對兩人滿滿的懷疑。

 

「真的沒事啦,」鶴丸乾笑著,他還沒打算讓三日月正在追他的事情托出,鶴丸趕緊轉移了話題,「之前拜託你的事情就麻煩你啦光忠,我們不是準備要上工了嗎?先走囉!」

鶴丸萬萬沒想到三日月追人是這樣追法的,直接放猛招丟大直球。這樣下去,不論結果如何,自己的清白名譽大概也難保了。

 

避免待愈久三日月不知道還會語出驚人甚麼話,鶴丸趕緊把人給拖離休息室了。

 

鶴丸把三日月拉到一旁的空房間,把門上鎖確定不會再有人突然闖進來,他需要好好跟三日月談談,一直被驚嚇他實在是承受不起。

 

「三日月,我是答應讓你追我不是答應讓你直接親我啊!」

 

只有單獨兩人的包廂內,鶴丸語重心長地說著。

 

「嗯?親你就代表我喜歡你啊?」

 

三日月一副理所當然地笑著,鶴丸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跟不上時代的變化,這年頭追人的方法是這樣嗎?這傢伙究竟是如何能夠登上公關店的人氣排行的,難不成大家是都喜歡這樣霸道類型的男人嗎。

「聽好了三日月,我答應過你的事情我不會反悔,但是麻煩你,請不要在我點頭答應你之前做出這種讓人誤會的舉動。」不論三日月想在說些什麼,維護被追的人的權利也是件要緊的事情,鶴丸非常認真的告誡著三日月。

 

「可是我看到你就想親。」

 

三日月毫不害躁的就把心裡的話給說了出來,他們只是暫時進來說說話並沒有打開大燈,只留了門口附近的一盞小燈,十分昏暗的視線讓兩人貼得非常近,鶴丸可以聞到對方身上混雜著體味及淡淡的香水味成為了屬於三日月的味道,鶴丸向來不喜歡香水味,然而他突然覺得對方的味道似乎並不排斥。

 

大概是因為彼此之間已經把話說開了,三日月在表達心情上簡直毫無阻礙,不過鶴丸不得不承認,被一個面貌十分完美的男人用柔得快化出水來的神情說想親你時,他的小小心臟還是很不爭氣的劇烈跳動了一下。

 

內心泛起的異樣感覺驚醒了鶴丸,鶴丸不得不警惕著自己,他可不會是被一個男人親親摟摟就能輕易攻陷的對象,鶴丸重振了一下自己的精神,「不行,在我還沒答應你以前不准你這麼做。」

「噗。」

 

兩人就這樣在昏黃的燈光中對看著,過了會三日月似乎是接受到了鶴丸眼神裡的堅定,隨即笑了出來,露出了一抹相當好看的笑容,就是這樣的鶴丸,才讓他能夠如此的喜歡。

 

「好,既然鶴不喜歡,我答應鶴不會再這樣做了。」

                                                                                                                

「那就好。」其實三日月也是個理性的人,鶴丸鬆了一口氣。

 

「好啦,準備開工啦。」

 

鶴丸整理整理了身上的衣服,轉身打算開門離開,突然三日月伸手壓在鶴丸旁邊的牆壁上,擋住了他的去路。

 

「不過,」三日月低著頭,在鶴丸的嘴角上親了一口。

 

「這是在正式追到你之前的最後一次了。」

兩人過於曖昧親密的姿勢讓鶴丸的雙頰立刻通紅起來,鶴丸幾乎忘了要把對方給推開,任憑對方的氣息霸道的充斥在鼻間,三日月沒有拉開和鶴丸的距離,在對方耳邊吹了口熱氣,壓低著嗓音慢慢的吐著一字一句。

 

 

「我會把你追到手的,覺悟吧。」

 

 

*

 

「老闆,我想要調整一下班表。」

 

老闆正處理著手中的一些雜務,聽見聲音抬頭便看到鶴丸正站在門口,臉上的表情有些微妙,像是在隱忍著什麼的表情,雙頰略微紅著。

 

「怎麼了鶴丸?都快要週年活動了,發生了什麼事需要調班表?」難得看到鶴丸這樣的神情讓老闆不得擔憂了起來,關切的問著。

鶴丸吞吞吐吐的把話說著,「呃…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最近有些私事需要更多的時間需要安排。」

 

「沒關係,你先把你想調整的時間告訴我,我再幫你看看。」老闆有些不明所以,不過RANBU採取自由排班,只要不影響店內正常的運作,在班表上老闆還算是願意通融。

 

「謝謝老闆。」得到了老闆的允諾,鶴丸如釋重負的行了個禮。

 

 

「鶴丸先生,你怎麼都把班表調開了?」

 

一期指著公告欄上面被塗改過的班表,他仔細的對照了看,雖然說鶴丸把班表調開了,不過仔細看不難發現正確來說是在周年活動以前,鶴丸和三日月的班表幾乎都錯開了。

 

「啊,剛好那幾天突然想到有事情要處理,」鶴丸假裝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有幾天班調過之後都跟你在一起啦,還多指教啦一期。」

 

「嗯,也請多指教了鶴丸先生。」

能夠和鶴丸排在一起同一天工作也是一件令人感到開心的事情,一期不自覺的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壓下了心中的疑惑,一期也沒打算在進一步深究鶴丸及三日月之間是否發生了什麼事情。

 

鶴丸及一期兩人就這樣坐在沙發上隨意聊著天,鶴丸趁機向一期述說著最近碰到的大小事,順便連三日月也一併罵進去了,當然中間一些令人羞恥的事情有處理省略掉了。

 

「鶴居然把班表都跟我錯開,這麼多天不能見到鶴我會非常難過的。」

 

正當鶴丸說得正精彩,一個低沉的聲音突然幽幽的響起。

 

三日月不知何時又冒出來了,正抬頭研究著牆上的班表,邊看還邊皺著眉頭,語氣間像是被拋棄了一樣的哀怨。

 

「三日月你一直都在嗎?」

 

說得太投入幾乎都忽略了旁邊的人,得知自己正罵著的對象就坐在自己後方,鶴丸頓時嚇得全身冷汗直冒。

「我才剛進來就聽見鶴在說我。」

 

三日月佯裝沉著一張臉,他起身走向了鶴丸,盯著對方看。

 

「鶴,你的臉上有東西。」

 

「咦,什麼東西?」

 

「我幫你拿下來。」

 

三日月身子向前頃向鶴丸,對方無預警的靠近讓鶴丸心驚了一下。

 

鶴丸的反應看在三日月就像隻受驚的小動物,三日月忍住沒有想伸手把他揉進懷裡的衝動,三日月在鶴丸耳邊氣聲低語著。

 

「鶴以為我要吻你?」

 

「怎麼可能?!你不要這樣神出鬼沒的,嚇死我了。」

 

鶴丸偏過頭想要把三日月推開,對方帶笑的語氣讓他聽了覺得面子都快掛不住了。

 

「因為說我壞話所以心虛了?」

 

「你本來就不對了,有什麼好怕人說的?」

 

「我答應過鶴的會遵守的。」

 

三日月只是伸手把鶴丸頭髮上的灰塵拿走之後,笑笑地轉身就走了。

 

 

鶴丸第一次感到有什麼東西無形之中,悄悄的滋長了。

 

 


评论(3)
热度(40)
  1. piemul832ktNuzui 转载了此文字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