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零晃】汪口(♂)變成汪口(♀)該怎麼辦 (一)

  • 作者放飛自我中WWW不嫌棄的話大家加減看吧,目前暫定周更

  • 只有外表產生變化(♀),內心依舊乃真漢子(♂)

  • 有私設,晃牙及阿多尼斯已從夢之咲畢業,UD在業界重新出道,零晃兩人已確定關係

  • 我想要一個晃牙女朋友!(被零大拖走)


 

--------------------------

 

接近正午的太陽愈發強烈,禁不起陽光再三的折騰,朔間零悠悠轉醒了過來。

 

大概是昨晚又忘了拉掩簾子,光線從簾子縫隙頑皮的探了進來,朔間零撇過頭算是遮掩腦人的光線,懷裡的銀髮青年睡得正熟,平時跋扈囂張的氣勢全滅,取而代之的是如同嬰兒般天真的睡顏,銀髮大男孩還不時往自己懷裡蹭了蹭,伸手撫摸著毛茸茸蓬亂的短髮,緊抱著對方的黑髮青年內心早已柔成了一片。

 

鼻息間盡是和自己同款洗髮水混著對方獨有氣息的清爽味道,昨晚激情過後的痕跡都還相當清晰的殘留在的肌膚上,也許晃牙醒來後看見密密麻麻的紅印大概又要氣得跳腳了,朔間零倒是不介意讓這些印痕再更加清晰些,或是永遠都不要消失。

 

在對方身上一一落吻,空出來的手也不自覺地四處遊走,臀部、腰部,不安分的手繼續向上滑,朔間零想著晃牙要是再不醒過來就太沒危機意識了,微涼的手指滑過細膩的肌膚,所經之處觸感都軟了不少,晃牙終於被養胖了嗎?朔間零笑了笑,不過軟的可陷下去的嫩肉幾乎取代了肌肉硬梆梆的觸感,晃牙可是相當注重自己身材的人,並不至於讓自己的外表產生這麼大的變化,朔間零瞇起了眼,支起身仔細看了看懷裡的人,惺忪的睡意這下可是徹底的沒了。

 

他的戀人怎麼變成了一個女孩子?

 

1

 

「啊啊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週末之所以美好正是可以由自己掌握作息,可以規劃不少平日沒完成或是想做沒時間做的事情,像是練吉他、寫曲子或是陪陪Leon等,然而此刻的晃牙卻無心去顧暇這些,晃牙急的跳下床,嚷嚷了許久才注意到奇怪的聲音正從自己的嘴巴發出,驚得摀上了嘴。

 

原本打算要好好趁著休假日、賴著自家戀人膩上一個早上的計畫就這樣被打斷了,朔間零臉色極差,加上令人眷戀的溫暖從懷裡毫不留戀地掙脫了,透進來的陽光又不斷的紮人,小狗的吠叫聲充斥在耳邊,整個腦袋亂哄哄的,朔間零頭非常的疼。

 

「汪口,過來。」

 

朔間零試圖引導晃牙,晃牙卻躲在房間的一角死活都不肯讓對方靠近,抓著床單緊緊包住自己,朔間零實在沒辦法,直到拿出了終極武器,以最新的樂譜要脅,晃牙這才肯敗下陣來乖乖的回到朔間零面前。

 

「果然沒有喉結,」朔間零相當仔細的端詳方才被他扯掉床單,只穿條內褲的晃牙,「身材變得纖細多了。嗯,胸部也有些隆起。」

 

朔間零使用怪力阻止著晃牙的反抗,伸手摸向晃牙的脖頸,果然平滑了不少,接著再往胸部摸去,捏在手中的軟肉軟軟嫩嫩的,手感相當真實,但是這些還不足以作為心中猜想的判定,朔間零手一滑看準位置向下探去---

 

當然立刻收到了小狗的大炸毛。

 

「吸血鬼混蛋!你這個變態!居然敢對本大爺性騷擾!」

 

晃牙也不管怪異的聲線了,方才的隱忍全部一口氣爆發出來,這些地方不管是男是女都算是隱私部位吧,更何況是作為男人第二生命的地方!這老頭子光天化日之下摸得一副正經,天知道他要不是為了吸血鬼混蛋的樂譜,他才不願意乖乖站在這裡接受色老頭的假檢查真騷擾。

 

「不碰碰看怎麼能證明汪口是真的變成了女孩子,而並非在對吾輩惡作劇呢?」朔間零無辜的眨了眨眼。

 

「混蛋,誰要開這種無聊的玩笑!我看你只是在找藉口吃本大爺豆腐吧!」氣結。

 

「也是。吾輩的汪口才不會做出如此調皮的舉動,不過汪口有句話說錯了,豆腐吾輩可是隨時都能吃的喔?」

 

「可惡…住嘴…!」

 

實在說不過自家男友,晃牙轉過身屏住氣往自己身上摸了摸,結實的胸肌成了少女初乳般的微隆起,刻意練出來的八塊腹肌也成了一片平坦,更擊潰人的還不止這個,晃牙舉著顫抖的手向下探去,他從來沒有如此迫切的希望這都是在開玩笑,然而他失望了,作為最親密的小兄弟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對,大神晃牙堂堂身為發育健全,有男友有事業的優秀男性活了二十年,在一覺醒來之後,變成女人了。

 

催眠著自己這不過是夢一切是假的醒來就沒事了,晃牙拉拉扯扯自己的臉頰,麻辣的痛感確實的刺激著他的神經,認知到這是事實之後的晃牙再度陷入崩潰狀態,漫天咆哮,即便是比平時聲線細膩許多的女性嗓音,一連串大呼小叫、聽不太懂的話語充斥在狹小的房間內,朔間零依然聽得頭很疼。

 

自己/男朋友一覺醒來之後變成女性/女朋友這件事情任誰都無法承受吧。

 

「好了,汪口,先冷靜吧。吾輩先去找其他人來協助。」

 

若是原本的男性的模樣,朔間零也許直接拿個繩子將人綑一綑丟一旁冷靜去,但是現在這個足足矮了他一顆頭的女性外表正哭喪著臉讓他頓時產生了欺負小動物的實感,不過現在這個情況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存在了,擔心晃牙一不小心會傷害到自己,朔間零最後還是不得不採取最簡單粗暴的處理方法。

 

「吸血鬼混蛋是不是你對本大爺做了什麼!」被綁在床邊,晃牙嗚嗚嗚地叫著。

 

「汪口居然懷疑吾輩,吾輩很是傷心啊,吾輩怎麼可能會願意傷害最愛的汪口呢。」

 

饒是自稱活了千百年的吸血鬼面對這種魔術般的驚喜也束手無策,左思右想仍然無法理出這一切過於突如其來的變化,再這樣下去並不是辦法,朔間零只能先暫時安撫情緒極不穩定的晃牙,接著拿起了電話,撥了許久沒碰過的電話號碼。

 

2

 

「真是朵可愛的小蒲公英啊,原來是朔間桑的朋友嗎?朔間桑真是不夠義氣,居然沒跟我介紹有個這麼可愛的朋友。待會我們一同去喝杯下午茶怎麼樣?我知道車站前最近新開了一間還不錯的咖啡廳喔。」

 

羽風薰搬出了招牌笑容,殷勤地向坐在旁邊的銀髮女孩子搭話,梳著小馬尾的銀髮女孩聽見這一連串話後只是做出了噁心的表情,睜大眼睛瞪向來者,相當不善。

 

「嗚哇,被瞪了啊。真是有個性的小野貓,不過我喜歡、我喜歡。」羽風薰笑著點點頭,不著痕跡的悄悄和對方拉近距離,繼續鍥而不捨的進攻。

 

「…本大爺警告你!本大爺是隻孤傲的狼不是什麼小野貓,本大爺是大神晃牙聽見沒!不准搞錯!敢再靠過來本大爺就咬死你!」

 

「聲音很好聽啊,但是女孩子怎麼可以說自己是狼呢。嗯,妳剛剛說妳叫什麼名字呢?晃、欸…?!」

 

蠻橫驕傲的口氣,太過熟悉的用詞,一個可怕的想法瞬間閃過羽風薰的心頭,不過隨即又被羽風薰自我嘲解壓了下去,揚起笑容繼續搭訕大業,然而等到號稱是全球一半人口結婚對象的某人再度在眼前的女孩身上吃了鱉之後,羽風薰這才滿臉別跟我開玩笑的表情睜大了眼仔細看看對方,似曾相識的臉蛋,相仿的氣質,再對上對方兇狠眼神裡像是看著熟人、說不盡的鄙視,會這樣對待他的不出第二人,羽風薰掛在嘴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就說本大爺最看不慣輕浮的傢伙了,滿腦子只想著女人的事。」

 

吼了吼,晃牙心情極差的踢了一旁的椅子,雙手抱胸,將頭撇過一邊。

 

「薰君、阿多尼斯汝等來了啊,」朔間零打完最後一通電話走進客廳看見團體的成員全數皆到齊了,「薰君,汝怎麼了,臉色不太好?」

 

羽風薰臉色鐵青的指指朔間零,指指晃牙,朔間零看了看正低氣壓環繞,一副生人勿近的晃牙,朔間零皺了皺細眉。

 

「薰君,吾輩平日不太乾涉汝的行為,不過這次就太過分了吧?」

 

「等等朔間桑,你誤會了,我不知道他就是小狗啊!」

 

羽風薰急忙撇清,但是朔間零只是嘆口氣,搖搖頭。

 

「看在汝知錯的份上就原諒汝這次頑皮的行為吧,薰君下次可要在多留心一點,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了。」

 

不、不對啊,這是什麼愈描愈黑的感覺! 羽風薰極力的要為自己澄清,但是朔間零現在的心思全部都在自家男友身上,並沒有要繼續搭理羽風薰的意思,看來平時風流韻事太多了,連一旁的阿多尼斯也僅是向羽風薰投去關愛的神情。

 

連你怎麼也拋下我啊,多多尼斯!連學弟名字至始至終都叫不對的羽風薰在心裡吶喊著。

 

正主坐到了晃牙的旁邊,晃牙周身環繞的低氣壓氣場才稍微減弱了一些,小狗認主的親近行為讓朔間零的眼神柔和了不少,朔間零安撫似的摸了摸晃牙的頭。

 

「朔間前輩,這位真的就是大神嗎?」

 

阿多尼斯小心翼翼地開口,雖然他稍微遲鈍了些但是從方才的羽風前輩和的互動當中他也嗅到了一絲不對勁,阿多尼斯很謹慎的用詞,深怕一個不小心就造成了失禮的誤會。

 

朔間零看向挨坐在他旁邊的晃牙,拉上對方的手捏捏手心,暖和透過相觸的肌膚傳遞了過來,確認對方心情比較平復了之後,朔間零才轉頭正式看向了自家兩位成員。

 

一個字一個字緩緩的說著。

 

「正如汝等所見,汪口變成女性了。」

 

 

TBC.

 

一堆細節請大家就不要太考究了哈哈

不過倒是有種對不起薰哥的感覺(哭笑) 我還是很愛薰哥的! 


评论(11)
热度(113)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