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零晃】汪口(♂)變成汪口(♀)該怎麼辦(二)

*再提醒一下僅為外表(♀),內心依舊(♂)
*作者放飛自我

第一回走這裡 


---


猜測歸猜測,得到了當事人證實之後還是令人難以置信,阿多尼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而羽風薰不意外的神色十分複雜。

 

「大神,是怎麼變成女性的?」

 

這個最奇妙又最懸疑的疑惑一直不停的在眾人心中打轉,如何想也想不透這種戲劇般的離奇發展是怎麼真切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有句話說人生的道路總是處處充滿了驚喜,他們就是這麼巧的收到了上帝給的驚喜禮包?朔間零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吾輩已經有向熟識的友人幫忙蒐集相關資訊了。」朔間零大致將早上的情形說出來,「今天找汝等來除了以組合成員身分告知外,其實也想請汝等一同協助解決。 」

 

「我不太知道該怎麼樣能幫上忙,不過現在的大神是弱小的生物了,我會保護他的。」

 

「謝謝汝的好意了阿多尼斯,」朔間零點了點頭,「這樣就很足夠了。」

 

朔間零進而看向羽風薰,作為具有強大心理素質的稱職偶像,即便方才的事故足以刷新作為他人生的第二個恥辱,不過一個甩甩頭,羽風薰盡可能笑一笑當作剛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我在少女漫畫有看過類似的劇情,男主角跟女主角會不經意的情況下在某個地方互撞之後靈魂交換。」雖然男人的事情他不太感興趣,不過攸關組合的事情似乎多少表現出關心比較好,羽風薰試著回憶起以往從少女漫畫上看來的故事劇情。

 

「這和汪口的改變有什麼關聯嗎?」

 

「晃牙看來是自己產生了性別轉換,並沒有和其他人產生任何聯結。但同樣是雖然情況不太一樣,也許只要再把狀況發生前的事情再重複一遍,搞不好就能恢復原狀了。」

 

晃牙一聽見了解決方法,激動的站了起來。

 

朔間零將他按回椅子上,「在如此短的時間間隔內再試一遍就能恢復原樣?」

 

「依照我看過的劇情來說,並不是。」羽風薰遺憾的搖了搖頭,「不過多試幾次應該還是有機會的,最後每一個故事幾乎都有順利變回來。」

 

這個方法聽起來姑且不太可靠,但這是目前為止唯一似乎比較有依據且還沒嘗試過的方法了,按照邏輯時間上他們要再等到隔天早上嘗試過後才能獲得解答,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一直等到明天早上以前,晃牙仍會保持著女性的樣態,這段不長不短的時間對於當事人來說可是相當難熬,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後晃牙十分焦躁,「居然要維持這種一點都不帥氣的外表一整天?!」

 

「汪口乖,女性的汪口也很可愛呢。」

 

朔間零毫無安慰意義的摸頭舉動只是更加惹惱了晃牙,「說什麼可愛,不准說本大爺可愛,本大爺最討厭可愛的東西了!」

 

朔間零面對對著自己張牙舞爪的小狗狗一丁點動搖也沒有,仍然繼續笑著揉揉銀色頭毛,逗對方嗷嗷叫愉快的玩著。

 

羽風薰及阿多尼斯不知不覺被兩個人的奇妙氛圍隔絕在外,自家隊長和其寵物日常曬恩愛他們早就習以為常了,但是看著朔間零和一個女孩子親密地處在一塊他們還是有說不出的彆扭,晃牙還是趕緊變回來的好吧。

 

「朔間桑,如果之後有任何問題或是發現就直接聯繫我們吧,」眼看下一場拍攝的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羽風薰站起身,「先走囉,我跟阿多尼斯待會還有拍攝。」

 

「嗯,麻煩你們走這趟了,汪口的事情也要麻煩你們了。」

 

朔間零壓著氣鼓鼓的晃牙,揮著手當是送兩位成員了。

 

 

羽風薰及阿多尼斯一走,關上大門,朔間零轉身直接靠倒在晃牙身上,晃牙現在不如男孩子的身子,不堪負荷朔間零的重量,什麼話都還來不及說出口,重心不穩的兩個人直接跌到了一旁的沙發上。

 

「餵、別鬧了,你這吸血鬼混蛋很重啊!」

 

深陷在沙發當中,晃牙奮力欲推開身上的朔間零,女人的身體真的很弱,力氣都使不太上來,整個人都被緊緊埋在朔間零身下,晃牙不太記得以往兩個人互相擁抱時自己有身形瘦弱到被對方包圍住嗎?現在可是整個人是全部壟罩在對方身下了。

 

「一大早就為汪口的事情忙碌了那麼久,白天可不是吾輩活動的時間啊。」

 

朔間零絲毫沒有想要起身的意味,聲音聽上去慵懶慵懶的,晃牙被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這傢伙果然平時不能對他太好,不過吸血鬼混蛋確實為了他的事情忙了一個早上,方才面對其他人一臉泰然自若,實際上是正不停地替自己思考著解決辦法吧?更何況他其實不討厭戀人的親密接觸,只好放棄掙扎任憑朔間零賴皮了。

 

「話先說在前頭,別看著本大爺成了…女人的模樣就把本大爺當女人對待了!」

 

提到自己是女人時晃牙還稍微彆扭了一會,朔間零忍不住笑了笑。「原本吾輩還覺得汪口變成女性能安靜點,沒想到還是一樣吵啊。」

 

「啊?!吸血鬼混蛋你什麼意思?!給本大爺說清楚!」

 

一瞬間的溫情立刻破滅,晃牙掙扎打算掙脫身上的傢伙,朔間零巧妙地躲過手腳攻擊,利用上下位置的優勢控制了在他身下不斷扭動的晃牙,拉過對方纖細的手親了親,不意外得到琥珀色瞳孔一閃而逝的吃驚與羞澀。

 

朔間零趁機一把將小狗拉近,溫暖的溫度落入了懷中,一雙大眼還有些呆愣,朔間零手輕輕掀起了銀色瀏海落個吻在額頭。

 

「不論汪口變成了什麼模樣,汪口就是汪口,永遠都是吾輩最愛的汪口。」

 

對這突來的告白晃牙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整張臉立刻燒得紅透,剩餘的咆哮沒了底氣通通吞回了肚裡,小小聲地說著吸血鬼混蛋什麼時候說話這麼油條了,身子僵直的任由對方抱在懷裡,朔間零笑著說汪口居然不相信吾輩嗎?吾輩覺得很是傷心啊。

 

晃牙回擊你這老傢伙別倚老賣老了。

 

「晃牙,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吾輩都會陪著汝的。」得了戀人依順的靠在自己懷裡,朔間零摟緊了對方的腰,低聲說道。

 

「不過,難得有機會汪口要不要穿裙子給吾輩看看呢?」

 

「想的美!本大爺才不可能穿上那種東西!」

 

 

時間的發生點是在早晨,所以他們必須捱過一天等到明天早上賭奇蹟發生,朔間零和晃牙原本就打算將一整天的時間待在家裡玩音樂以及陪陪leon,然而朔間零不斷說汪口難得變成女性不好好把握機會就太可惜了,面對朔間零詭異的微笑晃牙打了個大冷顫,趁著朔間零一個不注意一溜煙就把自己關進房間裡逃之夭夭。

 

朔間零曉得晃牙一旦專心在音樂就不太會分心來搭理自己了,難得和晃牙排休在一塊,他可沒有耐心讓晃牙獨自一個人晃過一天,既然無法將人從房間裡拖出,那就想辦法讓對方自己走出來,可別看晃牙表面上看起來對什麼事都漠不關心,實際上可是個善良體貼的好寶寶,咳、是孤傲的狼,朔間零隨便找個理由稍微示點弱,果不其然房門就會自動打開,晃牙雙手一叉,站到朔間零面前多趾高氣昂,差點沒從鼻子噴出氣來。晃牙哼的一聲,你這傢伙果然不能少了本大爺。

 

三餐交由晃牙親自下廚,朔間零在一旁打打手,其餘時間兩個人一起一起寫曲、練歌,徹底投入到兩人世界裡的兩人忙得不亦樂乎,大半天的時光就這麼咻一下的過去了,和朔間零待在一塊的一天晃牙不得不承認是相當充實,令人感到愉快的,什麼性別轉換?這種鳥事他差不多都忘了。

 

不過,女性生理需求的解決方式還是搞得兩個人人仰馬翻就是了。

 

最煎熬的沐浴時間還是必須經歷,回絕了朔間零的幫助提議,內心百般煎熬後晃牙戰戰兢兢的踏入了浴室,閉著雙眼胡亂沖抹就結束逃出,平時裡的晃牙總是大刺刺隨便裹件浴袍就出來了,衣襟大開露出有在鍛鍊的腹肌任憑朔間零享飽眼福,現在可不然,踏出浴室的可是個裹緊緊,紅著雙頰,有些狼狽的女孩兒,看來對方在這短短幾分鐘的沖澡硬戰中獲勝的並不簡單,朔間零也不好意思再調侃對方了,拉著晃牙再說了一會話,兩人早早熄燈就去睡了。

 

躺在床上,朔間零從後方摟住晃牙,頭輕輕地靠上對方肩膀。

 

「今天就這麼過去了,汪口難得變成了女性卻沒有做些特別的事情真是有些可惜呢。」

 

晃牙打了個激靈,趕緊拉掩身上的被子。

 

「吸血鬼混蛋你別給我亂打歪主意!快點睡!明天還要工作!」

 

「呵呵呵,吾輩是不會違背汪口的意願傷害汝的。汪口就放心的睡吧,吾輩會守護汝的。」

 

朔間零親了親晃牙,看著晃牙逐漸沉睡去後,才閉上了眼。

 

兩人一覺好眠。

 

然而事情發展若有如同他們所期望如此順利的話,就太小看這個美麗的玩笑了,羽風薰那句提醒的話說對了,故事劇情歸故事,現實當中總是曲曲折折,才有故事繼續說下去啊。

 

晃牙一大清早被鬧鐘吵醒後,第一件事便是著急地看向自己身體,伸手往自己身上摸去。

 

不過大神晃牙可再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絕望。

 

「啊啊啊!怎麼還是這副模樣啊!」

 

據隔壁鄰居所稱,某當紅團體的吉他手與其戀人同居的小公寓裡,一大早傳來瞭如狼嚎般的慘烈叫聲。

 

 

TBC.


评论(5)
热度(79)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