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零晃】MERRY CHRISTMAS

#零晃90分緊急夜場

#第一次參加就大遲到呀(跪



「什麼?!明天就要進行拍攝?喂、跟之前安排好的時間不一樣吧…行程會來不及的?!這是他們的問題吧?為什麼要我們來遷就!」

掛了電話,大神晃牙遷怒將手機摔到了床的一旁,朔間零揉揉眼爬起身環上了正怒氣盛頭的枕邊人,「汪口,是誰打來的電話?」

大神晃牙怒氣沖沖,「這個時間還能是誰!好好的聖誕假期居然還要進攝影棚?真是氣死本大爺了!」

「所以汪口答應了?」

大神晃牙搖搖頭,「怎麼可能。」

「都跟你約定好要去參加廣場的聖誕活動了吧,本大爺可不能失約啊。」

大神晃牙乖順的窩進朔間零懷裡,沒上膠固定的短髮蓬鬆蓬鬆的,毛茸茸的腦袋擱在自己的胸前有些癢,朔間零忍不住伸手輕輕揉著,「不要緊的,汪口,既然是工作就去吧,吾輩沒關係的。」

大神晃牙猛然抬起頭,「喂,本大爺可是先答應你了耶!」

「吾輩知道聖誕節是和親密的人一起團聚的節日,」朔間零不疾不徐地說著,「不過既然是工作就沒辦法了,相信對方也並非願意這麼安排的,汪口也別把氣出在別人身上。」

聽不太出朔間零語氣間的情緒,被失約的明明是朔間零,卻是大神晃牙露出了明顯的失落,若是以小狗做個比喻,大神晃牙現在大概就是一隻耳朵及尾巴垂成一團小狗狗了吧,小狗狗不滿主人的妥協咆哮著,「明明吸血鬼混蛋你還特地把當天空下來的。」

朔間零雙手抱胸失笑,「要當偶像這種不得已的事情先經常碰到的,慢慢習慣就好了。而且不過就是晚點去,誰說不去了?」

「?」

「汪口拍攝時間是在白天,結束之後汝等再一起去也還來得及,畢竟夜晚是吸血鬼活動的最佳時刻,不論多久吾輩都能好好等汪口結束的。」

「無妨,汪口放心去工作吧。」

看著大神晃牙看向自己的眼神還有些愧疚,朔間零補上一句催促著對方,「乖,錯過了這次的聖誕節吾等還有很多次呀。」

「你這吸血鬼混蛋還真有自信啊。」話是這麼說著,大神晃牙還是乖乖的撿回了無辜的手機,回傳答應的訊息給苦苦等候的經紀人。

「不過呢,任誰被打斷都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呢。」

大神晃牙一發完訊息,朔間零趁著對方沒留意將對方推倒壓了上去,性格大變後的朔間零只要不要太超過什麼事都好說,不過唯獨這件事從沒好說話過,但仔細想想並沒有一個男人在這件事上好打發的吧?

自己同樣也沒有什麼好脾氣,但也怪不到經紀人那裡去,大神晃牙順手關掉了電燈,勾上了對方的脖頸,再度陷入了美好迷人的夜裡。

*

為了不耽誤拍攝時程,在備妥留給朔間零的早餐之後大神晃牙早早就出門去了,這次要進行的是早春服裝的拍攝企劃,外頭還是洋溢著聖誕氣氛的寒冬,拍攝現場布置得卻暖洋洋的春天氣息,讓人瞬間有著季節錯亂的不真實感。

雖然朔間零曾提議他也跟來拍攝現場,不過這次的拍攝除了個人拍攝也有和搭檔共同合作,雖然有事先報備會跟女性搭檔合作,不過果然還是不太想讓戀人看到這麼尷尬的一幕,大神晃牙最終還是沒讓朔間零跟來,順帶要求對方趁著休假好好在家裡休息。

偶像的演藝工作比起純粹的歌唱活動,自然是讓人少了那點幹勁,但是不論接下了什麼工作,就要將它完美的貫徹到底向來是大神晃牙的精神準則,經紀人還在擔憂大神晃牙是否會行程更動而影響到工作狀態,不過看著大神晃牙在鎂光燈下嶄露自信的笑容,感嘆著也許是多慮了。

春裝一套接著一套換拍,暫時拋去個人情緒,大神晃牙十分投入在拍攝工作當中,一轉眼工作也快接近了尾聲,雖然中途幾度因為不常和女性接觸所造成情緒表達上不足而稍微拖延到進度,不過想想自己所秉持著的精神及朔間零的約,大神晃牙還是甩甩頭重新打起了精神,專注在剩餘的拍攝上。

最後總算是順利的結束了所有的拍攝工作,導演喊收工的那刻就像是喊了放風一樣,大神晃牙簡單卸下服裝後,一刻也不願久待便急忙收拾起東西,離去前理所當然的還被幾個熟識的工作人員打趣道,欸唷,這麼急是要去見情人嗎。

要是大神晃牙點頭回答「是」,可就自爆了一個大八卦,說不是卻又是滿滿昧著良心的罪惡感,說多了都不對的大神晃牙於是乎沒理會那些調侃,自個兒紅著一張臉匆忙就逃離片場,途中還不忘撥了通電話告知朔間零這邊已經結束了,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很是開心,大神晃牙恨不得立刻飛去對方那兒。

大神晃牙掛上電話,加緊了腳步朝約定地點趕去。

廣場前熙熙攘攘,成群結伴的人們臉上盡是滿滿的笑容,行道樹上掛滿了五彩繽紛的霓虹燈,一閃一閃的點亮了整個濃黑的夜空,大街小巷放送著節慶音樂,年底的寒冬總是特別的令人備感溫馨。

大神晃牙大口大口地喘氣著,在約定的噴水池前四處尋找著那個心念的身影,不說人影,連個熟悉的味道都沒有,大神晃牙有點來氣,吸血鬼混蛋這傢伙是跑哪去了,明明是他說要在這裡碰面的吧,敢耍本大爺得要讓他好看啊。

大神晃牙掏出手機試圖聯絡對方。

究竟去哪了啊,朔間前輩。

後頸突然被個冰冷的物品貼上。

「嗚啊!好冰!混蛋,什麼東西啊!」全身發了個大抖,在嚴冬裡赤裸肌膚被貼個冰塊大概就是這種感覺,既沒等到人又被惡作劇的大神晃牙怒氣一上,轉身作勢要攻擊後方的混蛋傢伙。

「汪口別激動啊,是吾輩,汝最心愛的主人啊。」大神晃牙的激烈反應讓朔間零連笑都來不及,從容不迫的閃躲著大神晃牙揮過來的拳頭。

「你這吸血鬼混蛋,居然敢耍本大爺!」認清了來人,大神晃牙怒氣值更高了。

「說起來還是汪口的錯呢,讓吾輩在這寒冷的冬夜裡等汪口那麼久。」

「會冷就到室內去啊,別待在外面傻傻地等。」說到這大神晃牙有些氣又有些心疼,朔間零同樣不也是心疼對方,工作了一整天還要趕忙過來陪自己,朔間零捏了捏晃牙因寒氣略紅的鼻子,「當然沒有傻等,吾輩剛剛在咖啡店裡等著呢,汪口來了吾輩才過來。瞧汪口你連妝都沒卸完就來了。」

「還不是為了快點趕來,本大爺可是個遵守約定的男人呢。」

大神晃牙得意的昂起頭,朔間零笑了笑。

「汪口真棒。來、這是給汝的獎勵。」

朔間零從手中的袋子拿出了一條純黑色圍巾,在對方沒反應過來前,圍在了對方脖子上。

「汝不太圍圍巾呢,不過要是著涼了吾輩可是會心疼的。還喜歡嗎?吾輩特地挑了抗過敏的材質呢。」

雖然多了一樣東西纏在脖子上的束縛感讓大神晃牙有點不太適應,不過毛茸茸的材質接觸在皮膚上並不刺激,還挺舒服的。當然不可能奢望這會是朔間零的手工織物,不過細細一看大神晃牙眼尖的發現了圍巾尾端繡有字樣,提到這裡朔間零不忘將自己親手的作拿來說一番,雖然做工實在差強人意,不過勉強還能看出來是自己和對方的名字。

口裡說著做得還真醜啊,大神晃牙卻是通紅著臉,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對方可喜歡的不得了。心裡一個揪緊,朔間零忍不住拉過口是心非的戀人親了又親。

好在廣場上人多,並沒有太多人留意到他們,也許是受到氣氛的感染,大神晃牙並沒有拒絕對方的親暱行為,算是接受了對方的心意後,大神晃牙接著從背包裡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禮物。

「給吾輩手套? 」

「嗯。」大神晃牙替朔間零戴上,同樣繡有自己和對方名字縮寫的毛料手套,「你這傢伙手腳冰冷,自己要多注意些啊。」

「吾輩有汪口就好了,何必需要這個呢?」朔間零作勢要再伸手摸上大神晃牙的臉,大神晃牙被冷怕了,趕緊躲開。

「喂你這傢伙別得寸進尺!」

將兩只手套都戴好,大神晃牙想著本大爺眼光果然不錯,款式頗適合的,接著依舊紅著臉,斷斷續續的說著本大爺又不可能隨時都在你這吸血鬼混蛋的身邊,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呵呵呵,雖然是這麼說,汪口還是這麼寵吾輩呢。」

看著再說下去晃牙就要再一次炸毛了,朔間零見好就收,「不過呀,汪口送吾輩禮物,吾輩很是高興,但是這個禮物送得可是不太好呢。」

「蛤啊?!本大爺送的禮物不喜歡還是必須乖乖收下!」

對方明顯愣了會,強硬的語氣掩飾著片刻動搖的眼神,朔間零再次捕捉到小狗狗失望垂下來的耳朵及尾巴,朔間零都不好再逗弄對方了,「吾輩可沒有說不喜歡喔,只要汪口送的吾輩都喜歡。」

但是呀---

朔間零脫下了右邊的手套,牽起了汪口空著的左手。


「這樣就不需要手套了吧?」


大神晃牙炸毛著手套是一雙的吧你給本大爺戴好,朔間零一邊說著安靜點啊汪口難道汝想引人注意嗎,一邊將另一隻繡有自己名字的手套替晃牙的右手戴上,大神晃牙嚷嚷著本大爺不怕冷不需要這個東西啊,卻仍然順從對方的動作,朔間零笑道要是汪口感冒了,吾輩可就傷腦筋了。


汪口感冒了,誰來溫暖吾輩呢?


十指交扣,溫暖源源不絕地從另一隻手傳遞過來,大神晃牙總算安靜了下來,紅色幾乎都快燒了耳根子,朔間零親了親戀人紅撲撲的雙頰,領著對方起步。


一高一低的身影並肩著,沒入了茫茫人群之中。

貪戀溫暖不過如此吧,總是令人心甘情願的沉淪下去。


FIN.


祝大家聖誕快樂!

评论
热度(52)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