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zui

零晃 l 阿多薰 l 赮俠 l 雙秀 l 雙黑 l 三日鶴

【零晃】 Valentine's Day,Every Day

  • 本來要參90分的,沒趕上,決定還是把它發出來

  • 別糾結標題啊,標題無能(笑



------------------------------



又到了這一天。

電視臺放送著一支支應景廣告,街上不約而同換上了各色情人節相關招牌,甜點、餐廳、旅遊,像是全世界正為著這個節日歡騰著一般,連空氣裡都瀰漫著一絲絲甜膩的巧克力味。

這個粉紅粉紅還帶著商業氣息的日子他們本來就沒怎麼在特別慶祝,但是身為偶像對於這種節日總是特別敏感,從夢之咲的慣例活動讓他們習慣了各種粉絲活動或是相關訊息推送,說要從這節日裡全身而退,還真的是不太容易。

某一句曾被羽風薰拿來奉行的廣告台詞,「天天都是情人節」,這話曾被大神晃牙認為不過是個噱頭罷了,等到朔間零和大神晃牙正是在一起後他才對這句話有了新的體悟,從學生時代直到出社會出道成了當紅明星,習慣了嘴邊總是掛著對方,心裡惦記著對方,老夫老妻的相處模式還為此爆出了不少周邊新聞,羽風薰總是笑話你們趕緊結婚去啊,關係都已經公開了。


今天從外地出差回來,朔間零下了飛機哪也沒去,直奔和大神晃牙同居的小公寓,晃牙稍早留言跟他提今天有春夏裝的拍攝工作,沒辦法去機場接他要他回家後好好休息,晚上要帶他去吃飯。

鑰匙轉開門鎖,打開大門聽到幾聲汪汪叫後Leon興奮地跑過來,朔間零逗著這個衝到跟前的毛小孩,其實也挺懷念這個小傢伙的,過了這麼久這小東西總算也是認了他這個第二主人。

簡單的收拾行李,順著Leon柔軟的毛和牠玩了會,說是晃牙讓他在家裡等著他回來,但是朔間零並不是同對方是個溫順聽話的好孩子,聽人一個指令一個動作當個受人疼的家寵。

在怎麼說今天也是情人節,分開了好久,捨不得浪費和他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

換上一身便裝,朔間零根據晃牙之前跟他提過的公司地點,悄悄的來到了對方的時裝拍攝現場,圈內人都曉得朔間零和大神晃牙私底下的好交情,因此朔間零現身的目的並不難猜到,工作人員並不意外,還十分熱情地招呼朔間零,恰好同時也有幾個小女生是朔間零的粉絲,偶像的突然現身早就讓他們一片騷動,無心在工作上,趁著工作職位的便利多往對方那裡湊過去,圍繞在朔間零身邊嘰嘰喳喳的。

大神晃牙當然有注意到那位不請自來、引起女工作人員轟動的自家戀人,罪魁禍首挑了個不影響他人工作的位子坐下,帶著一貫的淡笑朝自己看來,戀人正看著自己的表現,男人難免會不小心神氣了起來,尤其是自詡是孤高之狼的大神晃牙,連帶接下來幾套服裝拍得特別順利,狀況好得不得了,為此攝影大哥還不斷調侃,下次的拍攝再邀請朔間零過來探班吧,這會照片拍起來架式和專業模特兒有得拚了。

聽見此話的朔間零反應也很快,不然下次的雙人拍攝就找吾等拍攝好了,也免去了額外聘請拍攝的搭檔。

「你怎麼過來了?剛回來就先好好待在家裡休息啊。」

在輕鬆的氛圍裡結束了拍攝,朔間零與大神晃牙在眾人各種情緒的目光下一前一後進到了晃牙的專屬休息室,晃牙換下拍攝用的短外套,裡頭是件短版黑色背心,大片裸露的腹部肌肉讓跟在旁邊進來的朔間零下意識視線多停留了幾秒。

「現在夜晚是吾輩活動的時間汝忘記了嗎?剛好差不多到了吾等約定的時間,所以吾輩就先過來了。」這家廠商的服裝向來很對晃牙的胃口,看待服裝的態度也很用心,這也是為什麼晃牙願意長期接下該廠商的代言,朔間零心裡暗暗的讚賞,伸手替晃牙整理頭髮,用髮膠固定住的短髮摸在手心裡,刺刺的,很癢。

「時間到了我會回去接你啊,不是坐了很久的飛機嗎?就老實待在家裡休息,我晚點會回去跟你會合啊。」

「好久沒和汪口好好一起吃飯了,吾輩等不及見到汝了。」

「不過就吃個飯,昨天也才剛視訊過而已---」

「汪口,情人節快樂。」

朔間零好看的雙眼瞇了瞇,突然向晃牙伸出的手上有一個精緻的小盒子,原本正匆忙換著衣服的晃牙頓時停下了動作,雙眼略為瞪大。

明明已經初春了,朔間零仍舊一身灰黑大衣,嚴冬的裝扮,微卷的黑髮隨意散落在肩上,紅色的耳釘襯得肌膚更為白皙,興許是坐了長途飛機的關係,整個人的精神狀況欠佳,大神晃牙突然想起前幾天還在各大媒體上看到朔間零拍的情人節巧克力廣告,趁著剛上市趕緊偷偷買了每一款朔間零代言的巧克力,今早知道朔間零要回來,還特地把巧克力藏到工作室裡。

「每次都是汪口做給吾輩巧克力,這次輪到吾輩做給汪口了。這個不會太甜,是特地請工作團隊裡的小姑娘教吾輩做的。」

大神晃牙接過盒子,動作略顯僵硬的一步一步拆開了包裝,裡頭擺放著幾顆形狀不太好看的球體巧克力,隨意拿起其中一顆放入口中,濃郁的巧克力很快在口中慢慢化開。

「好吃嗎?」

點點頭。

情人的肯定讓朔間零在大神晃牙沒看到、略微緊張的神情裡得到了舒緩,意識到自己和其他粉絲不同,自己可是吃到了偶像親手做給自己的戀愛巧克力,再一次顯示了與眾不同的情人地位讓晃牙升起了小小的優越感,飄飄然,心臟快速鼓動得不得了,直像個小粉絲一樣默默含咬著嘴裡的巧克力,臉頰被對方撫上,晃牙別過臉企圖掩飾心情的波動。

「哼、你可別太得意了,既然是做給本大爺的巧克力,所以本大爺就勉強收下吧。」

「汪口收下就好。汪口喜歡吃的話,要多少吾輩都可以在做給汝。」

慶幸自己花的這番苦功看來並沒有白費,平時扮演收巧克力的一方已經相當習慣了,果然是要親自做過才能體會到其中的奧妙,「希望能將心意傳達給對方」的想法串起彼此的兩顆心,巧克力真是微妙,小小的一顆,卻飽含著大大的心意。

朔間零走近一步,傾身貼上了對方柔軟的唇瓣。

濃郁的巧克力在嘴裡逐漸散開,略苦的味道嚐起來帶著一絲絲的甜膩。 

 好久沒見到對方的思念讓晃牙徹底沉溺於方才的吻,過了許久才從回過神來,朔間零說了句味道不錯的話帶著促狹的笑容看著他,剛剛說他精神欠佳的話要收回,這個人一臉逗自己逗出興致來的表情實在令人不爽。

「好了該走了啊,會趕不上餐廳預約的。」

「遲到了確實會對別人造成困擾呢。」

話是這麼說,但是朔間零並無要鬆開對方的意思,環在對方腰上的手摸了摸,毫無贅肉的精煉肌肉手感極佳,被說小氣也好,朔間零突然產生了想把寶物收藏起來不想讓其他人分享的念頭。

「幾天不見汪口都瘦了,吾輩會心疼的。」

「哼、要接服裝拍攝身材不保養怎麼行。再說本大爺可沒虧待自己,倒是你,沒本大爺跟在身邊有沒有好好吃飯啊!」

「汪口這麼關心吾輩,吾輩很感動呢。吾輩這趟出國確實能量不足了。」朔間零頭靠上對方的肩膀,「汪口,讓吾輩補充一下能量吧。」

晃牙無奈,雙手回抱對方,怎麼老傢伙不過出個外景回來就變成了老孩子。「要抱待會再抱,先去吃飯,瞧你這樣子還沒好好吃東西吧。」

「哼哼哼,吾輩確實肚子有些餓了。」朔間零的聲音壓低,輕輕的說著「不過夜晚還很長,吾輩會耐心等待享用的。」

愣了會,接著雙頰通紅,推開對方晃牙氣沖沖東西拿了轉身就要離開,朔間零差點沒笑出聲,看著對方明顯僵硬緊張的行動,朔間零從容的跟上對方走到了門前,門把沒轉開晃牙卻是忽然停了下來。

情人之間的思念就像是甜蜜的枷鎖是相互緊繫著,沒有相愛的人能從當中獲得解脫的。

饒是活了上千年的吸血鬼也無法例外。

「朔間前輩,情人節快樂。」

琥珀色的雙眼直直看進了自己心裡,朔間零了然的勾起微笑。


「嗯,情人節快樂,吾輩的晃牙。」





评论
热度(42)

© Nuzui | Powered by LOFTER